远光动态

《人民政协报》专访远光软件陈利浩:混改是企业基因的重新组合

时间:2017-09-12    点击:64次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闫秋图

【引言】日前,《人民政协报》就国企混改问题采访了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远光软件董事长陈利浩。作为一家民营上市软件企业的董事长,陈利浩先生带领团队服务大型集团企业管理信息化逾三十年。在他看来,混改不仅仅是一个投资行为,更是一种基因的优化组合。他在采访中强调,参加混改的民营企业无需纠结于股份比例,而应该站在国企改革的历史机遇和历史使命的高度,去拥抱这种变化。
 


  以下为专访全文:
混改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一直备受关注。近段时间,中国联通打响了央企集团整体混改的“第一枪”,混改再次受到社会各界极大关注。业界认为,随着国企改革的逐步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会在更多领域、更多层次展开。
而对于混改的形式与意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广东省政协常委、远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浩有着自己深刻的认识,“我认为混改就是把新的机制、新的价值发现方法、新的文化等一种新的基因带进国企,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基因的重新组合,我称之为‘基因组合精益化’。这种基因组合精益化,于国企和民企来说都是双受益。”

混改促国企回归企业本质

国企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主体,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不仅要完成经济指标,还履行着很多社会职能。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国企办社会职能将加快剥离,国有企业也将加快回归企业本质,轻装上阵。2016年,《国务院关于印发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工作方案的通知》指出,要按照市场化原则,推进公共服务专业化运营,国有企业不再承担与主业发展方向不符的公共服务职能。

  对此,陈利浩认为,这一改革将会更加凸显国企作为“企业”这一本质。就企业而言,追求经济效益是第一目标,分权与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则是公司治理的最佳模式。对于企业,股东只是出资人,股东是国企、民营还是外资,如同股东姓甚名谁一样并不重要。企业只要通过委托代理机制,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公司的效率就会提高,不要过多强化所有制和股东身份。

事实上,混改作为增强国有企业活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抓手,将有助于促进企业股权的多元化,并带来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行政决策机制的周密以及职业经理人队伍建设的加快等,也将有效推动国企回归到企业的本质。

  “混改表面上是多了几个股东,实际上是带来了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的机制。混改以后,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都要通过股东会审议批准,股东无论大小都可以对经营管理提出建议,这期间会有沟通、交锋、妥协,而决策则是充分讨论的结果。”陈利浩说。

  “哪怕不是混改,只是从一个股东变到三个股东,国有股东之间相互产生制约,也会使企业的治理结构向好的方向发生变化。而混改后,再把其他的所有制形式都结合起来,公司的治理就会得到更大的改善。混改这一‘基因组合精益化’的结果就是集各所有制之优势,进行强强联合,有益互补。”陈利浩进一步解释。

混改是民企进入新世界的门票

作为混改的参与者,民营企业的态度与行动也同样备受关注。而作为早在1999年公司成立之初,就引入原国家电力公司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远光软件来说,可以说是较早建立混合所有制的企业之一。据了解,目前远光软件已成为国内领先的企业管理和社会信息服务提供商,在能源信息化领域也处于领先地位。

  按照陈利浩的话说,混改本身并不仅仅是给民营企业设计的一个投资行为,而是为国有企业提供一个机制优化的契机。参与到混改中,民企是为了丰富、完善、多元化国企体制,投资回报并不应该是唯一目的,更为重要的是参与国企的经营管理,完善国企的决策流程,将灵活机制、创新形式与国企结合起来,是民营企业参与到国企改革这个历史时刻的重大使命。

  此外,陈利浩还强调,民企进入国企,民企自身也有很多方面可以获益。例如,民企可以了解国企多年的管理经验和管理体制,同时一般而言民企参与混改的国企,基本都是与自身行业密切相关的领头企业,国企的资源可以借用,国企的市场可以分享,国企的需求可以参与满足。

谈及此,陈利浩以远光软件为例,如远光软件作为成立之初就引入原国家电力公司作为公司股东的能源信息化企业,就充分地将国有企业的卓著信誉和民营企业的灵活机制进行了结合,同时增强了彼此的信任感,促进了产品和服务质量的持续稳定提高,形成了一个双赢的机制;同时,混合所有的体制下,国企股东在公司的流程制度建设、内部规范管理、质量认证体系等经营管理上提出了很多建议,公司因此顺利上市,取得了良好的发展;而远光软件的股东,如当时国家电力公司旗下的国电电力、吉林电力等公司,当初几百万元的投资今天市值几亿元,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可以说,这也是一个双赢的结合。

  当下,一些民营企业确实存在某些担心,如因为持股比例较少,会没有话语权。对此,陈利浩认为,民企进入国企,哪怕只占1%的股份,也一定会有1%的作用,股东会上一样可以讲话发表意见,去影响其他99%。“如果你的建议是合理的,杠杆原理会让这1%发挥作用。如我们公司开股东会,有些股东会在10天前买100股,就为在股东会上发出声音,这个声音或许不大,但会让其他的独立董事和股东听到,如果建议合理,其他股东就会认同、呼应。”

  在国际竞争加剧的当下,混改对于国企以及民企无疑都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陈利浩认为,在国企改革中,无论国企还是民企也将大有作为,并会成为其今后发展的重要机遇,这扇门后风景无限。

 

二维码 返回顶部